February 25, 2012

五、喵。


手寫的書信在這個繁華的歲月已經被霓虹燈掩去。那餘下一丁點的殘跡也在城市街燈燃起中黯然。那單薄的信紙卻承載了最深的心意,在大鳥羽翼的護送下劃破天際到我手裡。有一種叫做心意的東西永遠不會逾期,望山秋水,為我捎來那信箋。我顫抖著雙手打開那有些重量的信件,你親手寫下的一筆一劃映出你的笑顏。你的字跡近在咫尺,但你卻遙不可及——隔著一海在另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