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2, 2013

四六、守候一三百花開。

我沒有不期待二零一三的美好一朵接一朵綻放,只是想整理那些二零一二湧出的排山倒海——題記。


後浪。文章首次被刊登在《學海》的後浪坊,依稀記得那次欣喜若狂許久。只是那次以後再也不見文章“問浪”,那些稿件究竟走失在哪個角落里噤聲了。

燒烤。那夜的狂歡還想再擁有,只歎物是人非。

e6。那樣的忙碌以致我渾然不覺時間的溜走,遺下光陰的故事還在被我喃喃著捨不得丟棄。而被時間帶走的晚餐留下了夜宵——還是稍稍撫慰了那些心力交瘁。

最初。物是人非以後還能說些什麽,只是似曾相似燕歸來。

三十。相見時難別亦難;接下的東風無力百花殘始終讓人扎心,一廂情願的我盼望的是春風再吹君再來。

更新。參與在那的營會大大小小許多回,已經慣性了那樣的忙碌模式。這次的清閒讓我有些措手不及,但是還是深深地把自己浸入那樣的悠哉里抽不了身。

預考。毫無準備周全的預考只能說似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真該慶倖至少目前預考成績報名大學成功)。

末後。新啼痕壓舊啼痕,最終還是分道揚鑣。最初的斷腸人憶斷腸人,如今已經沒有再為其肝斷寸腸的價值。

十七。少女情懷總是詩,只是我不允許自己再為你譜寫任何詩句。然而我遺忘了在我們不會有結果的之間會怎樣的傷痕累累,所以屬於你的那首詩還是寫滿糾結未完。

喵。你的來信日益增多,你清秀的字跡也總是讓我任性地奢求更多。

終結。馬來西亞教育文憑考試來得讓我措手不及,也離開得讓我錯愕許久。原來時間還是帶走了最多最多。

遠走。我們也沒走得很遙遠,只是沉重的考試以後都覺得那一切來得太美好。

聖誕。我真的很享受沒忙碌些什麽、全情作為觀眾欣賞著大家淋漓盡致演出的那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