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8, 2013

五二、一路向南。

我不知道是不是該命名為流浪,只知道開始了另一段旅途。前往的方向向北非南,但南方大學學院這名字讓我有些晃神似乎真的往南去。結束了轟轟烈烈焦頭爛額的活動以後匆匆收拾行李真的該走了。

一路到宿舍的時候思緒百感交集,我討厭離別討厭道別,亦不知道待會要用什麽表情和語氣向家人說再見。

畹香樓——未來大學生涯的歸宿(據說是以之前慈善捐贈土地給南院建校舍的蕭畹香先生名字命名的女生宿舍)。還記得那時常聽(看)姵伊說起她在台北232的故事;然後,現在我的故事書名字是D113。故事里有上齊和麗雲;上齊是名字很帥氣嬌小很隨和的女生、麗雲是如果單看名字就無法想像原來是如此帥氣的女生。上齊會我和我一起過完兩年四個月(如果沒換房或者什麽意外)麗雲還有兩個學期就畢業,如此帥氣開朗可靠的學姐真的離開會捨不得吧。


忘記是哪一天傍晚和上齊吃過晚飯后步行回宿舍時發現到的美景。手機的像素其實不錯,只可惜到我手上卻拍不出什麽美麗的相片。我總是很輕易就忘記些什麽,也許這美麗的晚霞不久的以後就被我遺忘。不過我想許久以後有幸再看到這相片時我會不小心又想起它的燦爛。

宿舍生活很需要調整些什麽,我開始察覺到自己的身體也有些懦弱。皮膚對於潛伏在空氣里的灰塵的纏綿毫無束縛之力,一次又一次的挑撥引起了癢意、然後泛起紅暈。我對於自己身體上突如其來紅紅癢癢的一粒一粒也無可奈何,只有熟睡的時間里不會感覺到什麽。你說你說我可不可以瘋狂些從家裡把吸塵機搬來。我才發覺帶來的行囊始終太小太少,原來最重要的清潔用品被拋在記憶和記錄簿另一端。總是要痛過才會懂,如今癢了才會想。

一路南行的旅途里我開始走了幾步,好長的一段距離等待我的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