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2, 2012

三八、喲。

給自己打了聲招呼,長期沉溺在動漫里被影響極大而慣性使用的“喲”;給十七歲的自己,打了聲招呼。

 
有的時候明明就已經知道有些事本來就不該奢望些什麽期待些什麽,可是還是忍不住去懷抱那些有著菱角然後隨時會粉碎再紮傷自己的期盼。而愛情始終不是乳臭未乾的我可以去碰及的,但是怎麼不小心就對你有了牽掛有了在意。你也是那個被我擁在懷裡、帶著菱角一廂情願的期盼。

我曾經以為已經割捨了什麽,轉個彎才發現那些感情始終沒有被我拋下。我一直以為打包收拾丟掉了的究竟是什麽。魂縈夢繞的始終是那雙眼眸,在那細長的世界里太讓人無法自己。但是你留給我的永遠只是你的背影,因為在你那細長的世界里讓你鍾情的是另一片風景。

幼稚上妝的愛情能有多美麗。



流浪的渴望在我心裡不可收拾的滋長和巨大。我很想知道作為九十后一份子的自己,孱弱的肩膀究竟可以扛起多重的行囊。如果有流浪到世界盡頭那日,又可以扛起這世界幾斤的眼淚和歡笑。



你始終觸動我心底的每根神經、挑撥我的每絲情緒,但我想努力把你放棄。